黑桃果子

典型的双重人格,平时是个温柔正常的女孩,黑化后是鬼畜病娇₍₍ (ง ˙ω˙)ว ⁾⁾厉害了

【十革组】养什么呢?俄蓝还是西伯?

好朋友养猫了,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心情下产生的脑洞(不,是脑子有坑~)
国设啦啦啦~
最近伊万工作越来越忙了,几乎天天都很晚才回来,有时甚至直接在办公室里睡了。弄得斯捷潘和伊利亚跟空巢老人(划掉)留守哥哥一样。
于是乎,在看了邻居大婶家的萌喵后,少女心复苏的斯捷潘先生强烈要求养一只宠物来填补某个混小子留下的空缺。
So,现在的宠物店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幕:一位周围冒着粉色泡泡的金瞳帅哥揪着一位满脸眉毛的红瞳小哥,正不断地碎碎念着:“买什么好呢~都很可爱的说啊~”
正在看着,突然一只白色的小爪子搭在了斯捷潘的手上,他向前看去,一只西伯利亚猫正用他那双无(勾)辜(人)的大眼睛盯着斯捷潘。
显然,他的目光太直白了,伊利亚看着自家兄长(你直接承认是恋人会死啊?!)被陌生人(猫)这样盯着,倒是有点不太舒服。于是乎,伊利亚同志顺手抱起了离他最近的一只猫,也不管看没看清楚是什么品种,一把塞到了斯捷潘的怀里(顺便拨开了某只白色的小爪子),平静地说道:“那只猫的毛太长了,带回家去掉毛了肯定很难清理,还是这一只好呢~”(^し^)
“……”斯捷潘默默地看了看手里的这只猫,与刚才那只西伯利亚猫不同,这只是俄罗斯蓝猫,耳朵很尖,还是立着的,修长的身上披着蓝灰色的,带有光泽的短毛,四肢很长,脚掌圆而小,带着几分贵族之气。豌豆绿色的眼睛又为其增添了一份灵气,难怪这个小家伙会被誉为“冬天的精灵”呢!
不过,斯捷潘好像对这只小天使不太满意,他将蓝猫放下,看着伊利亚——这个令人无奈的难缠弟弟正歪着头看着自己,红眸中竟有一丝委屈,像极了一只被抛弃的小猫。半晌,斯捷潘开口道:“那个,伊廖沙,不得不说你推荐的这只蓝猫很漂亮,但是西伯利亚猫看起来更近人情呢,你看那只小家伙是不是很可爱?”说罢,一直被冷落的棕色团子立刻用那双水汪汪的棕色的大眼睛盯着伊利亚,那眼神好像在说:“就是,就是,你看我多可爱,就不能把我抱回家嘛~”
伊利亚被盯得一愣,有点受不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他无奈地抚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用温柔的语气对斯捷潘说道:“是啊,这个小家伙确实很可爱,也很通人性。但是我觉得那只蓝猫更像斯乔帕……”话是这样说,但伊利亚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那只蓝猫。斯捷潘心中无奈,你小子到底在跟谁说话呢?
不过伊利亚有一点是对的,那只蓝猫真的很像斯捷潘,尤其是那宠辱不惊的神态,就像是从前斯捷潘面对种种磨难的样子。此时,那埋在冰下的绿色竟与鎏金色完美的重合了,淡漠而又富有穿透力的眼神让人心惊不已。
被回忆的长河所困,伊利亚神色木然,红色的瞳孔中盛满了晦涩不明的情感。兄长和自己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些事情随着时间的摩挲慢慢的也就淡了。然而,至亲之人的死去总是无法被淡忘的,仿佛斯捷潘昨天才被自己杀死的,最爱之人的鲜血溅到手上,温度一分一秒地流逝,这种感觉毕生难忘。
看着伊利亚逐渐被哀痛所包围,斯捷潘感到一阵钝痛。说到底,伊利亚是那个时代的救世主,自己被处决是必然的。但是仅仅因为当时自己的一点私心,就让伊利亚背负上“杀害亲人”的罪名,让他独自一人痛苦而又漫长徘徊了近七十年的岁月——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不是啊。
“……别这样,伊利亚。”
就在气氛快要降到冰点的时候,伊利亚感到自己被温暖所包围了,这份真实的温度是过去的自己不敢奢望的。如今,这温度却是专属于自己的,连同他的主人一起,宣告着幸福的降临。如此真实的幸福让伊利亚冰一样寒冷脆弱的心悄然融化,不知不觉地,整个世界就迎来了春天。
伊利亚回以拥抱,感受着这份无言的幸福。沉默是最美的誓言,也是最深沉的守护。
“咳咳,嗯~”一位棕发少女突然飘在了俩人的面前(我明明一直都在啊(•́ω•̀ ٥)),尽管她在极力掩饰自己的表情,但还是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尴尬之情——唉~早就习惯了,谁让俄/罗/斯是个恐同的国家呢?[Are you sure???"(º Д º*)不过光天化日卿(公)卿(然)(虐)我(狗)就是你们的错了!]
不过这两个家伙还是很自觉的分开了,一阵清真过后,少女打破了尴尬,说道:“打扰了,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中意的宠物吗?”斯捷潘温和地笑笑,说:“当然有了,是这只俄蓝。”说罢抱着这只高冷喵,忽视了后者一脸嫌弃的表情。
“确定就是这只吗?”姑娘耐心地再次询问道。
“还有……还有这只西伯利亚猫。”伊利亚不知什么时候抱着那只被冷落已久的棕毛猫,在后者同样嫌弃的眼神下补充道。
斯捷潘扭头看了看伊利亚——这小子穿着常服抱着小猫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嘛~当然,在自家亲爱的弟弟杀气腾腾的目光下,斯捷潘乖乖地收回目光,咽下了到嘴边的话。很好我愚蠢的弟弟,今晚别想睡床了!
棕发姑娘默默扶额,完成了一系列机械化的动作后送走了两位“大爷”。唉~我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了……( ´゚ω゚)?(不,你知道的太多了……)
于是乎,被上司大发慈悲给了个假期后正在回家准备休息的伊万小盆友就好巧不巧地在半路上碰到了自己两位哥哥,而且还是一人一只猫,一脸满足地走着……
EXO me?是我眼睛出问题了还是他们画风不对捏?
今天的小熊也是一样的烦恼呢~(^し^)korukorukorukoru~
[作者果子:我想要只喵,攻受(啊呸!)雌雄随意~]

——没错,我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天朝文科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数学的(自主规则)(^з^)-☆
——那么你这只傻13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算错题了?!(# → ⌒ →)
——(..•˘^˘•..)~~

听了那么多首题为《冷战》的歌,还是这首最酸爽啊~每次听到后都是这个反应……( ´•̥̥̥ω•̥̥̥` )→(´°̥̥̥̥̥̥̥̥ω°̥̥̥̥̥̥̥̥`)→(*꒦ິ⌓꒦ີ)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八节·谜一样的行动
        如果从昨天中午算起来的话,伊万离开梅花国足足一天了,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地出远门,而且对他来说时间较长。午餐时间,梅花国皇宫里难得冷清,仿佛一切都因为伊万的离开而冻结了:以往总是小吵小闹的伊利亚和斯捷潘今天格外的“乖巧”,默不作声地扒拉着自己的饭。眼睛里总是闪着绿光的伊丽莎白也恹恹地低着头摆弄着餐具,黯淡的眼眸里满是失落与无聊。罗德里赫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安静,只是今天安静得有点死气沉沉。冬妮娅公主和娜塔莉亚公主也很低沉,尤其是小娜塔莎,至始至终都没有表情和话语,真是从小冷美人变成了小蜡像了。
       末了,冬妮娅公主露出了微笑,缓缓开口:“好啦,大家都开心一点嘛,万尼亚终于能够自己独立地出访,不需要伊丽莎白小姐和罗德里赫先生的陪同,证明他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国王了,我们应该感到欣慰的,不是吗?”她顿了顿,接着说道“就像伊廖沙说的一样,我们也应该适当地放手,不是吗?小娜塔莎也要开心一点啊,不然万尼亚回来看见你这幅伤心的样子,他也会难过的。”如流水般温柔的声音或多或少给了大家一个安慰,餐桌上渐渐有了点生气:娜塔莉亚望着自家姐姐,轻轻地笑笑。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也从一开始的焦虑不安变得平静下来。伊利亚仍是沉默着不说话,然而嘴角却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斯捷潘也欣慰地笑着,说:“是啊,万尼亚长大了,我们都应该感到开心,不是吗?”这,算是自我安慰,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呢?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内心总是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在冲撞着……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啊,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
       不过,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不是吗?
       原本宁静和谐的午休时间被匆匆而来的栗发少女所打破。“很抱歉在午休时间打扰到各位,但♧3确实有要事相报,还请冬妮娅公主和娜塔莉亚公主回避一下。”克莉丝缇娜单膝下跪,内心的急躁无法掩饰,脸上阴云密布——今天真的很反常啊。冬妮娅闻言,带着娜塔莎离开了,心里却很是担心:“不会是和万尼亚有关的吧,就算是,也千万不要是什么不好的事啊!”
       “那你快睡说吧,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啊……”伊丽莎白也被反常的克莉丝缇娜吓到了——她居然露出了这样的表情,莫非是伊万遇到了大麻烦吗?
       “是。刚刚我收到了眼线传来的消息称,昨晚♧k和♤k在会面时遭到了伏击。”“什么?!”伊丽莎白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一向淡定的骑士长大人也面色凝重。伊利亚心中一惊,望向自家兄长。斯捷潘眉头紧锁,开口道:“能说得具体一点吗,蒂娜?”沉闷的声音体现出了说话人的忐忑不安。
       克莉丝缇娜闻言,回道:“眼线说,昨天傍晚,在国王陛下快要到达边境线驿站时,被一伙人盯上了,但是仅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那伙人就不见了。当国王陛下到达目的地时,那伙人已经和♤k与♤9打起来了,而且♤9帮♤k挡了一刀,受了重伤,失去了战斗力。从气息上来看,确定是同一伙人。”她停了一下,又补充说道:“不过,对方好像不难对付,奥里卡和两位国王一起解决了这帮人,♤9的伤势也被治愈了。从他们的制香和作战手段,以及对国王行程的了解程度来看,应该是黑桃国的刺客。”
       “……”听完陈述的斯捷潘陷入了深思——以他作为♧A的直觉来看,这件事情始终听着蹊跷。首先,这些刺客的目的如果是御用杀手来刺杀的话,应该早就对伊万和奥里卡动手了的,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也不会让他们有所戒备,更不会向自家国王下手的。其次,这伙人能在短时间内从半路来到驿站,并且打伤了♤9,可见他们的实力之强。但他们并不会隐藏自己的气息,且被伊万和奥里卡很轻易地对付了,这又和前面的结论向矛盾。最重要的一点,乐正佑那个家伙居然会被砍伤,而且还无法作战了——怎么想都不太可能吧,以她的攻击速度和医术,这点伤还是能治愈的。这么一想,难道是♤9别有用心吗?肯定不是,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帮♤k挡那一刀了,刺客们更不会对她痛下杀手。
       如果上述可能都排除的话,那就只有一点了——这些人都只是替死鬼,真正的幕后黑手还藏在深处看戏呢。而且,这很有可能是其他国家的阴谋——他们想让黑桃国来背锅,从而挑起梅花国和黑桃国的战争。
       所以说,这次的刺杀行动只是开胃菜吧,更大的阴谋正在背后慢慢地展开,就像浓雾一般笼罩在扑克大陆之上。知情者,无辜者无一幸免。
       “游戏才刚刚开始呢,连我自己都是棋子啊~”暗处,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幽幽响起。
       “我们,都是纸牌骑士呢,都是肮脏的游戏玩家啊~到底谁能笑到最后呢~”
——————————————————————————————————
作者果子:这下子真要发展成长篇了,吃瓜吃瓜~(´p🍉q`)ゴクゴク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s?

第七节·(有吨位优势的)♧K在发射后一定会安全着陆的!
        月亮随着夜幕落下,新一天的太阳跃进不眠之人的视线。鸟鸣声在清新的气息中显得愈发悦耳动听。清晨的森林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是神赐予世间的礼物。
        然而,和谐美好的氛围总是维持不过三秒:森林驿站里传来了让人耳膜炸裂的惨叫声。
        所以,谁能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我们一起回到十分钟前。
        在清晨来临时,尽职尽责的随从者们正准备叫醒两位小国王的时候,国王们半天不说话,又在门外喊了几声,可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出于担心,这两只就一脸冷漠地进屋了……
        等等,是不是我们的打开方式不对?关上,再来一次——好像是一夜没睡出现幻觉了?揉揉眼睛……好吧,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呢。这两个家伙昨天见面时不是还在斗嘴的吗,怎么现在睡得这么和谐:这两只是面对面睡的,而且阿尔的手还搭在伊万的肩上,人倒是被伊万小盆友全挡住了。伊万背对着门口的♤9和♧8,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从他那柔顺的动作(什么鬼)来看,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十分幸福吧……
        但国王终究是国王,警觉的阿尔在感觉到陌生的气息后瞬间清醒,伊万也醒了过来。就这样尴尬了几秒钟,伊万的脸瞬间红炸,朝阿尔一阵踢打。可怜的♤K就这样被自己未来的媳妇儿踹下了床。接着,在阿尔还在系统重启的时候,伊万发出了土拨鼠般的尖叫声(划掉)。柚子露出了魔丽的笑容,识趣地拖出了石化的奥里卡,顺便带上了门,说道:“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不是吗?”
        好吧,就算你这样说,也改变不了你是一个(隐)腐女的事实。
        于是乎,在某种奇怪的心理暗示下,这两只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了众多神助攻中的两枚。为了国王们的幸(手动滑稽)福生活,无论做什么都可以的~这是某腐女和某腐男的心里话。
        不过清晨出点儿小插曲也不是不能原谅的,收拾收拾,用一副好心情面对新的一天照样可以过得愉快。动作麻利的两位骑士牵出了马匹,国王们轻巧地骑上去,一起离开了驿站。
        由于单纯的依靠马来驮行有点慢了,再加上昨晚的危险情况,阿尔使用了空间魔法,带大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黑桃国首都。(国王自动突破安检系列)这里是黑桃国最为繁华的地方之一,街道上人来人往,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店铺,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应接不暇。正值晌午,首都比梅花国以及国境线上要热多了,要是在这大太阳下放一盆玉米的话,估计得烤成爆米花了。国王一行人也放慢向黑桃皇宫赶路的速度。即便是普通的行者打扮,这四个家伙仍是吸引了许多目光——大多是年轻姑娘的。来自北国的二人白皙而又高大,鼻梁高挺,眼窝深邃,再加上不凡的气质,自是别有一番魅力。我们的阿尔小国王也是一枚妥妥的优质帅哥,阳光大气,富有活力。优良的教育又使得他的举止十分的绅士与优雅。相比之下,柚子在这几个人中就略显娇小了,尽管不像大陆西岸和北岸的人们那样拥有立体深邃的五官,但这姑娘精致的眉眼丝毫不逊于那些妖艳的大明星,着实让人想要多看两眼。黑发黑眸,这是典型的大陆东方人的长相,清纯温婉,富有灵气,而眉宇间又英气十足——这是许多女孩所不具备的。其实,你们完全可以不走这条最繁华的路的——你们都快引起交通瘫痪了好吗!
        好的好的,知道啦!突破人群的围攻到达皇宫已临近中午,♤Q、♤J和♤A正在门口迎接着来宾。两旁是着装整齐的侍卫,手持军刀,站姿端正,看着就让人振奋。“不愧是黑桃国的精兵啊,个个都战斗力满满的样子哎~”伊万在心里赞叹道,接着又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回去以后也要加紧♧士兵们的训练啊,万一打起仗来了,可不能占下风呢~”“阿嚏!怎么回事啊?”可怜的梅花国士兵们不禁感到脊背发凉。
       “欢迎♧K光临♤国,这是您上任以来第一次来到鄙国,大臣们特地安排了洗尘会来迎接您,还望您此次造访愉快。”亚瑟恭敬地说着场面话,王耀和马修则是微笑地注视着来宾。看着自家皇后大人如此靠谱,阿尔真的很难把眼前的绅士和“原不良”表哥联系在一起。果然啊,人都是会变化的,不是吗?自从亚瑟的母亲,也就是前任♤Q病逝了以后,亚瑟就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爱惹事的不良少年了。他变得稳重了起来,学会了照顾妹妹罗莎,对待自己和马修也更为温柔了,更是撑起了父亲老柯克兰先生无法做到的职位——♤Q。
        呵呵,自己又何尝没有改变呢?在父亲被叛党诬陷的时候,阿尔和马修联手族亲们一起竭力为父亲洗白,一面想方设法地搬倒逆臣。自己就在这混乱之时被推上了♤K这个职位,彻底地跟少年时代告别了。一个毛头小子一夜之间就长成了男子汉,保护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艾米丽。马修也是在这时正式辅佐自己的。一个向来才华横溢且比弟弟懂事稳重的少年甘于大人们的安排去扶持着自己的弟弟,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该要作出多大的牺牲啊,他的内心又是多么的痛苦啊!
        再想想看,除了自己和两位哥哥以外,伊万、奥里卡、王耀、乐正佑,以及许许多多和这些类似的人们,他们又何尝想在如此年轻的岁月里放弃自己的理想,被推上自己不爱的职业上去呢?即使是出于责任心与职业素养去努力做好,名利双收,让人们羡慕嫉妒,但心中的空虚与遗憾岂是这些身外之物可以弥补的呢?
        啊,这也许就是王耀他们东方人常说的“身不由己”了吧。命运是残酷强硬的,从为有人真正地违抗过他的摆布;但同时,他又是仁慈宽厚的,在给予人们重担的同时,也赋予人们相应的能力去挑起他们各自肩头的重担。
        “这样的话,我十分乐意守护自己的国家和子民们,守护属于大家的和平与幸福。哪怕是家人、朋友,甚至……是未来的至亲爱人,都无法破坏这一神圣的事业
        ——因为呀,对这个美丽的国度,对这个斑斓的世界,对自己出彩的命运充满了感激与爱。深沉与否,日月可鉴。”
        年轻的小国王在心里默默地许下了誓言。如你所愿,你会成为一位非常优秀的国王,万古流芳;但也如你所想,如何事情都不是完美的。就在不远的将来,国家与恋人,你又将如何抉择呢?
       
       
       
       
       
       

【冷战组】男的就不可以是天仙攻了吗?

国设,纯属恶搞,严重怀疑自己弯成了蚊香,ᕦ(ò_óˇ)ᕤ“搞事情!
       “啊,现在的姑娘们都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比男人还男人吗?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了?”王·老仙人·耀表示实在不能理解自家姑娘们的审美潮流,难道最受欢迎的不应该是那种软软的,一掐就能掐出水的妹子吗?而且更重要的是,耀家现在的男女比例失调了,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单身狗(男的!)问世,你们这些妹子真的不替自家亲爱的祖国先生着想吗?QAQ
        然而,事实是,现在的妹子们被天仙攻们掰弯了。想想前些天两个妹子在自己面前光(就)明(是)正(要)大(虐)肆(死)无(单)忌(身)惮(狗)地kiss,老王感到自己好像已经老到无法理解年轻人的地步了……到底要不要考虑一下同性恋合法呢?
        看到如此颓废的老王,其他国家们瞬间有点方了。亚瑟轻拍王耀,说道:“没事的,这叫潮流嘛,也就是几年的事啊,等这阵子流行趋势过了以后,姑娘们说不定就变回来了呢。”显然,从王先生那呆滞的脸上可以看出,亚瑟君的安慰很不成功呢。
        “小亚瑟在说什么呢~你的安慰方式不太对哦~”弗朗西斯那欠扁(其实很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成功收获了亚瑟的一枚白眼,他直接略过了亚瑟,对王耀说道:“哎呀,王先生不要太心急了啦,姑娘们这样追求美,你应该感到欣慰的不是吗?就算是[自主规则]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大不了让你家的汉子们互相报(自)团(主)取(规)暖(则)也是可以的哟,毕竟(嗯哼)和(嗯哼)是人类的天性嘛~”“……你这是安慰吗?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王耀如是想道,“被和谐了那么多,真不愧是行走的R18!”
        坐在会议室另一端的某两只腐货听见这边的谈话后,果断决定去王耀家收集素材出百合本,其实大多数天朝妹子的颜值都是很高哒!
        某超级大国在感受到来自“腐腐腐”团的注视后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推了推眼镜,对一旁缠成一团的三人(其实只有法叔和眉毛子在缠)说道:“你们消停点吧,还有……那个王先生,你也别太难过了。姑娘们嫁给男的女的都一样啊……”闻言,王耀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说的倒是轻松,有本事你也尝尝单身五千年的滋味啊!朕心疼的是自家的单身汉啊,几千万找不到老婆的单身汉啊!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弯得跟香蕉一样吗?!”内心戏丰富的王耀感觉自己快要疯了,突然,他露出了一个魔丽的笑容,着实把与会国们下了一大跳。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感觉到了南/塔/基/特/岛不受控制地抖了抖(其实是你抖了抖),但ky不都是练出来的嘛~于是乎,阿尔弗雷德·从来都不知道作死二字怎么写·琼斯继续带着灿烂的笑容拍了拍面前的老仙人,说:“其实,本hero觉得男的也可以是天仙攻……”“……噗!”王老先生瞬间压制住了那口逆流而上的老血,我是不是该给那小子放点血啊?!
        一直在角落里微笑着的俄/罗/斯先生此时也不免为某19岁的智商和情商感到担忧了。但是万尼亚的内心毫无波动呢,所以万尼亚一动也不动哦~
        然而,不是你想不动就能不动的。就像是一个智商在线的人和一群智商下线的人待在一起久了,智商也会被拖下水。所以在被阿尔亲吻的那一瞬间,伊万先生居然还有一丝丝的满足感。
         What?!Σ(OдO‖) Σ(☆д◎川)ノ!
         算了,还是先把目光切回五分钟前吧……
         就在亚瑟和弗朗拦住了王·想要拆墙·耀的时候,阿尔突然发话了:“你们都不相信hero刚才说的话是吧,那好的,hero这就证明给你们看!”说罢,阿尔摘掉了自己的眼镜,轻撩刘海,金色短发上印着从会议室窗户外投入的斑驳阳光,散发着丝丝年轻的活力。被发丝半遮挡住的眉毛微蹙。蔚蓝色的双眸在金色的映衬下显得幽远而又深邃。纤长卷翘的睫毛如蝶翼般扑闪,像是在隐藏眸中羞怯的精灵一般。朝气蓬勃的脸上多了一分平时不常见的成熟的魅力,年轻人的性别在这一瞬间竟显得有些模糊,那魅惑的气质像是在诱人靠近,却又有一分禁欲感。(阿尔当然无论怎样本hero都是攻了~)
        只见这挑事的人儿绕过了大半圈会议桌,径直走向了银发紫眸的青年。被挡住视线的伊万很不满地抬头看向某一智障。可就当他抬头的一瞬间,他被眼前的人惊呆了——这家伙还是我认识的阿尔弗吗?阿尔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时机,他邪魅地钩唇一笑,用手轻轻地挑起青年的下巴,殊不知青年已被这一笑钩去了魂。接着,阿尔缓缓地带着试探性地靠近伊万,看他没有太激烈的反抗动作,便顺理成章地吻了上去。
        “噫~”〃∀〃众人表示可以凑钱为阿尔先生买一块碑了……
       果然,在这甜蜜中缓过神来的伊万秒秒钟病娇,管你是不是天仙攻,只要是来索吻的,一律水管伺候哟~(^し^)korukorukorukoru……
        于是乎五分钟后,大家就看见了这样一幅画面:一只头上插着水管且脑壳还在喷血的大型金毛犬伏在一位黑长直的东方人身上,一脸傻13地说道:“我就说嘛,男的也可以是天仙攻嘛,大不了你家里也允许同性恋嘛,NAHAHAHAHAHAHA……”
        “……你这只八嘎还是先把血止住再说吧阿鲁!”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耀如是觉得:“年轻真好,阿鲁!”
        “今天的阿尔君也是那么的欠扁呢~不过万尼亚的脸为什么这么烫呀?”(^し^)↣(QしQ)
        啊,又是和谐美好的一天啊~
        于是乎,祝我们亲爱的法苏生日快乐!(法叔:你才想起来吗?(ㅍ_ㅍ)话说这和前文有什么关系啊!!!┴┴︵╰(‵□′)╯︵┴┴)
       联四:都是作者的错。 ┬─┬ ノ( ' - 'ノ)……
       果子:这锅我不背。╮( •́ω•̀ )╭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六节·欢迎光临黑桃国!
         夜风轻轻地吹着,生怕打断了人们的睡眠,却刺激着不眠之人的神经。
        ♧8闻言默不作声地看向黑发少女,飘逸的长发映上了皎白的月光,若有若无的气息隐匿于风中,让人不自觉地怀疑她存在的真实性。也许是奥里卡的视线过于直白了,柚子慢慢地转身,直勾勾地盯着奥里卡。他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却发现她的眼神根本就没有聚焦,盛满月光的双眸澄澈透亮,但细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块冰——一块看似通透,实则遮挡了内心深处的冰。而那极富于穿透力的眼神,着实让奥里卡心颤——这不是一个少女该有的眼神。
        “所以,你还在期待着些什么呢?还不动手吗?”听不到回答的♤9只是把自己的问题再重复了一遍,顺便解释了一下,“难道你想让你家亲爱的国王陛下明天踩着尸体出门吗?”
        奥里卡轻笑出声来掩饰自己复杂的情绪,说道:“当然不是啦,我只是想休息一下而已,现在就去处理这些东西。你受伤了,还要守夜,就先休息一下吧,不劳你动手了。”语毕,奥里卡迅速动身,用冰魔法将几具尸体冻起来,在将冰块粉碎,尸体立刻无影无踪。在一旁观看的柚子则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别扭的人,短暂的纠结后,她开口道:“这么简单粗暴?你难道不用在他们身上找找线索,看他们是谁派来的刺客吗?”
        奥里卡只是摇摇头,说道:“根本不用看的,身为刺客,他们的身上不可能带有任何泄密的物品。而且敢在国境线上活动,又对两国国王的行程如此清楚的,一定是黑桃国或是梅花国的人。刚刚那伙人使用了毒香,不是他们自己精通制香,就是背后指使者的手段。而四国之中精通制香工艺并且能够如此运用香的,这手段好像是来自♤J王耀先生的故乡吧。所以这帮人十有八九是黑桃国派的。”
        “……”听着对方如此笃定的分析,佑只是笑了笑,并不搭理。看着她陷入了沉思中(后来才知道她是在回忆),奥里卡也自觉地闭上嘴。半晌,柚子递给了奥里卡一支提神香,奥里卡接过后道谢,心里想道:“真是个奇怪的姑娘啊,不过,还是很可爱的呢~”(想想就好,真说出来的话你就完了!)
        接下来就是愉快的守夜了哟~⭐
        屋内,两位国王草草收拾一番之后,便准备就寝了。但是,他们正面临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里只有一张床,尽管不算小,但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床上,总是会感到怪怪的呢(都是男人,怕什么?阿尔&伊万:就是因为是男人才怕的好吗?我俩初次见面,还不一定谁上谁下呢!),气氛一度很微妙啊~
        最后,还是阿尔出声打破了这份尴尬:“那个,你是客人,我们不能委屈了你啊,你睡床吧,我睡地上,正好我在包里准备了一块毯子,能铺地上睡。”
        伊万闻言,立即拒绝了阿尔,说道:“不可以!我比你年长,说什么都该让着你,还是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
        ……
        就这样推让了几个回合,伊万终于不耐烦了,他一把揪住阿尔的手,故作严肃地说道:“都别说了!我们……一起睡!”
        “……”阿尔直接被伊万的气势吓蒙了,后面的话语更是让他陷入了“对数懵逼”的状态(人都这样邀请了阿尔你还不快上!)。伊万也意识到了气氛有点不太对劲,连忙松开了自己的手,脸上一片桃花色,细声道歉。阿尔顿了一下,居然感觉到这家伙有几分可爱。于是便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于是乎,这两个大男人就这样躺在了一张床上,谁都不看谁,并且各自在心里安慰自己道:“没事,都是男人,怕什么!”(床:我的内心是拒绝的!(๑ १д१)
        伊万闻言,并没有计较阿尔的“吃豆腐”行为,相反,他心里甚至有丝丝缕缕的感动在蔓延。他从小就和哥哥们一样,一直被当做王位继承人去培养。即便是温柔的母亲也很少去关心他们。年幼的伊万只能自己孤独的长大,默默地背负着一切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重担。当上国王后,更是少有人真正地关心自己了。他们虚伪的笑脸,看着就让人恶心。而现在,关心着自己,拥抱着自己的却是一位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伊万很清晰的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这是真是的,可靠的,能给人安全感的温度。伊万只感觉到鼻子一酸,有什么常年不曾有过的感情此时正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心里有什么东西好像被融化了一样。
        “怎么了,不舒服吗?那我收回手喽。”那人居然还在想着自己的感受,不知是贪恋那人臂弯的温度,还是他所给予的奢侈的关怀,伊万竟然伸手紧紧地抓住阿尔的手臂,说道:“没有的事……对不起阿尔君,让你不习惯了……”
        阿尔闻言,突然有点心疼这位青年了,尽管他比自己大,但是从他身上可以看出,他的童年十分缺爱。阿尔不禁更加用力地环住了伊万,温柔的说道:“没事,你还是赶快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还要带你去黑桃国里逛逛呢。”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欢迎光临黑桃国,亲爱的万尼亚。晚安,好梦。”
        “谢谢你,晚安,阿尔君。”
        夜晚和谐而又美好,月亮总是会无私地抚慰每一个孤独的灵魂。
        So,good night,our dear kings!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五节·啊啊,我只是单纯地觉得你长得像个妹~
        这才刚刚见面,两只K就吵了起来,作为随从者的佑和奥里卡只是觉得十二指肠疼,嗯,只是这样子而已啦~╮( •́ω•̀ )╭
        “那个……我说……听我说话!你们吵够了吗?”奥里卡默默地扶着额头,怨气满满地说道。佑似乎能感觉到奥里卡内心深处的那个小人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的确,这样的国王还不如挖个坑埋掉算了,运气好的话还能种一些萝卜给兔子啃一下(阿尔&伊万:ε=ε=ε=(゚◇゚ノ)ノ)。
       “……”“……”两位国王闻言停止了争吵,一秒钟恢复出厂设置(划掉)恢复原本的正(喜)经(感)样,气氛突然变得清真了起来。看到自家国王突然如此严肃,佑都有点不习惯了,她轻咳一声,率先打破了尴尬:“……刚刚♤K无意中与您斗嘴,惹您生气了,实属抱歉……还请♧K多多担待……”话语未落,耳边就传来了某只大金毛不怕死的抗议:“柚子你也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就像我欺负了那个娘炮一样,我怎么可能欺负那么一个小美人呢?”
        话音刚落,奥里卡就感到了一股恶寒——您的队友·发飙的♧K正在上线。同样感受到恶寒的佑默默地挡在了自家小国王的身前,却扭过头去,一脸“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们的国王”的表情。这个“口嫌体正直”是敬爱的♤Q亲传的吧……(亚瑟:这锅我不背!言w言⭐)
        只见♧K笑得一脸星(风)光(情)灿(万)烂(种),说道:“♤K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吗~”(^し^)╬
         “当然有啦~抱歉,是我口误了,你不是小美人,你是绝世大美人啊~”(⋈◍>◡<◍)。✧♡
        “噗!”刚刚还在想着♤K能够知错就改,现在才知道他是真心认错,死不悔改——俗称皮厚。奥里卡突然笑得不能自理,但想起了自家可怕的国王还在身边,就立刻装作严肃了起来,但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嘴角的上扬。他悄悄地用余光瞥了一眼伊万,很惊讶地发现他身边并没有黑气环绕。大胆如他,他转过身去直视伊万,这一转身真是不得了——他们亲爱的小魔王万尼亚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脸红了,而且还红得很厉害。
        这让奥里卡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天,年少的自己跟随着前任♧8陪同布拉金斯基一家微服出巡,幼年的小万尼亚十分精致可爱,像洋娃娃一样的招人疼,虽然他和他的两个哥哥长得很像,但五官线条完全不像他们那样硬朗。于是乎,在自己陪着伊利亚和小伊万单独巡游时,小伊万便被一个猥琐大叔当成了小萝莉,各种搭讪接踵而至。伊万知道自己很好看,也习惯了被各种夸“漂亮”,但你要是真把他当成了小姑娘,后果很严重。所以这个大叔被瞬间爆发的小伊万狂扁一顿,辛亏老国王及时感到,不然这个大叔就得上天了,同时伊万的天赋值也在这时候被阴差阳错地发觉,。于是乎,直到现在,伊利亚,斯捷潘,奥里卡以及其他狐朋狗友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时,都会默默地藏起“女装卡”——他们可不想被自家“天赋值爆表”的小国王暴揍一顿。亲眼目睹了那血腥场面的奥里卡和伊利亚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由此,我们聪明的(好像不太对)♧8得出了一个结论:长得帅的人干什么都能被原谅。不信的话,就拿♤K和那个猥琐大叔对比一下啊,差距一下子不就出来了吗?[阿尔:(づ。◕ ౩ ◕。)づ我是靠脸吃饭的!]
        阿尔看了看眼前这座涂了腮红的石像,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自己的玩笑开得太过分了。他走上前去轻拍伊万以示友好,说道:“好啦,你就当我刚才是在开玩笑吧。不过你真的很漂亮哦,超有魅力的。现在天色已晚,像你这样漂亮的人在这种地方傻站着一定很不安全的,赶紧收拾一下到驿站里面休息吧。还有,今晚辛苦你们两个守夜了,♤9,♧8。”说完便主动帮助伊万拎起行李,进屋去收拾房间了。
        伊万本想阻止阿尔的,但阿尔动作太快了,于是他也紧跟着进了屋里,门外只剩下两个守夜人清冷的背影。森林里的夜风裹挟着树叶与夏蝉的合奏声,伴随着花木的清香慰劳着不眠的疲倦而又尽职的守夜者。
        良久,少女轻声说道:“你现在还不动手吗,亲爱的♧8?”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四节·一见钟情——个狮子头!!!
        在柚子的白眼下,阿尔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脸上是大写加粗的尴尬。居然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忘记了陪伴自己长大的部下,简直“不可理喻”。(柚子:先生您只管追,不管我。)不过柚子也不是爱记仇的人,更何况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她像平时一样恢复了与年龄不相符严肃的表情,对邻国来者打招呼:“初次见面,这位是♤K Alfred·F·Jones,我是♤9乐正佑。欢迎光临本国,♧K和♧8。刚才发生的一切很是抱歉,希望你们能够忘掉这不愉快的小插曲。”
        “阁下言重了,这位是♧K,我是♧8,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担待。”奥里卡微笑着,礼貌地回应道。
        不过伊万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微笑着,相反,他一反常态地严肃,直直地盯着少女的严肃脸,心中冒出了许多问号,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失态了。
        “陛下,您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了,难道在下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或是不得体吗?”注意到伊万的视线后,佑礼貌性地笑笑,问道。
        “并不,你做的很好。不过我有一点疑惑,不知当不当讲?”注意到自己失态后的伊万莞尔一笑,向柚子解释道。不过这样的笑脸无论是谁看到都会原谅的吧~(^し^)
       “陛下请讲。”黑桃9淡定地回道。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乐正小姐应该是有‘黑桃国异才’这个称号的吧,但为什么刚刚会被那几个小喽啰放倒呢?”
        对啊,刚刚只顾着战斗,怎么忽略了这个?阿尔望着柚子,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惊涛骇浪。她是真的晕过去了吗?如果不是,那她刚才为什么没有帮我?她莫非是……这么多年了,她还没有忘记吗……不会的,不会的……
        风贯穿的整个走道,引的风铃叮当作响,顺便掀掉了柚子的帽子。少女低下了头,长长的黑发印着淡淡的月光,被风吹起的黑色衣摆更衬得她单薄瘦弱,这时的她,才真正的像个少女——仿佛此时沉默,也算是一个好的回答,至少在奥里卡看来是这样的。
        然而她并没有沉默太久,只见她歪着头,轻声说道:“陛下是在怀疑我吗?我当时并没有随身携带药粉,而且被砍了一刀,失去反抗能力了。但是毋庸置疑,我可是一个很称职的导师呢~”笑容甜美真诚,配上那娇小的身型,真是让人不得不信呢,“再说了,我要是真的想对你们几位动手的话,不会把你们分成两组,而是会等你们都来齐了再动手。我可不会傻到对付我自己根本打不过的人啊。而且那群黑衣人对我一点都不留情哦~”
        “……”伊万点了点头,目光深沉。即便是真ky也能看得出来,伊万并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
        其实,柚子回答的根本就不是他怀疑的事。难道,她是真没有听到我的画外音吗?
        眼前的少女澄澈见底——毕竟是个孩子,听不懂的话,也很正常,不是吗?(你不是孩子吗,伊万?伊万:万尼亚比阿尔还要大五岁呢~柚子:我只是比阿尔小月份而已~)小女孩要这样才可爱嘛~
        阿尔笑了笑,摸着柚子的头,说道:“布拉金斯基先生就别欺负小女孩了啊,我自己的部下,自己很清楚哦~”
        “……万尼亚不欺负是女孩子的哟~,而且琼斯先生这样说是想让我怀疑你吗?”真是欠收拾呢~尽管长得挺帅~(^し^)╬
       “怀疑就算了,收拾更是免谈哦~”阿尔一脸贱贱的笑容如果是个妹子的话肯定被撩的找不着北了,然而伊万是什么人啊?
        ——当然是琼斯的未来媳妇儿啦(划掉)笔直的帅哥。
        So,what do you want to say,my dear kings?
        阿尔&伊万:See no love at all!!!&не люблю, когда!!!┴┴︵╰(‵□′)╯︵┴┴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三节·出师不利(下)
         清冷的嗓音如玻璃一般落地,说话者慢悠悠地拽下面罩,白皙的皮肤渐渐显露出来。俊秀的面庞一览无余:尖削的下巴;略略泛白的薄唇,唇珠圆润——唇形很漂亮啊,甚至还有一丝性感呢(吻起来口感应该很好吧~别问我,问阿尔!);鼻子很挺;鼻子两边是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铂金色的睫毛在紫色的瞳孔上投下了浅浅的阴影,看上去就像是若隐若现的小精灵的身影;浅色碎发遮住了光洁的额头和好看的眉毛(亚瑟:啊piu!!!);脸颊有点婴儿肥,但丝毫不影响五官的美感,甚至使深邃的脸庞更为柔和可爱。(阿尔:也很Q弹呢~)总之,是个大美人,阿尔吞了口唾沫,如是想到。
        气氛突然清真了起来,那几个黑衣人显然是被大美人的气场镇住了,竟愣在了原地。毒香早已散尽,大美人和旁边的随从以及体力恢复的阿尔迅速解决了几个黑衣人,阿尔数了一下,一共九个,还差了一个去哪里了?
        就在阿尔努力地感知黑衣人的位置时,那个“消失”的黑衣人突然冲了出来,手中的剑直直地刺向了紫铜大美人。阿尔立即扔下了柚子(乐正佑:喂!重色轻友的家伙!),鬼使神差地奔向了大美人。不过,人家大美人可不是用来当花瓶的,只见他莞尔一笑,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腕,轻松地将人甩了出去。之后,还笑得一脸纯(风)良(情)无(万)辜(种),用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软糯的声音说道:“哎呀,万尼亚不是故意的啦,都是大叔你想要掀我的裙子(划掉)伤害我,才会反击的啦~”(奥里卡:K你酱紫就不怕大叔犯罪吗?)
        目睹一切的阿尔(以及装死的柚子)表示,真是越美的女子(划掉!)小受(口胡!)人儿武(越)力(不)值(易)越(推)高(倒)。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阿尔被伊万“武力压制”的时候,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现在的阿尔只是呆呆地看着自称“万尼亚”的男子,大脑却在飞快地运转:“万尼亚……伊万,好像是♧K来着……”不等阿尔确认,万尼亚就来到了阿尔跟前,浅浅地笑着,说:“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K,而且还让你们受了伤,真是不好意思~♧K再此向你们道歉了啦~”很客气的话语,上扬的尾音倒是有些撩人,但过于疏离的口吻在阿尔听来不是很舒服,就连那微笑此时仿佛也不是那样的美丽了。不过阿尔不会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表现在脸上,他也礼貌性地笑笑,说:“您客气了,是我太疏忽大意了,才会让你们不愉快的。”闻言,伊万的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一下,果然,被这样客气到挑不出一点毛病的话来回复,无论是谁都会不舒服的吧。
        就在气氛快要尬出泡泡的时候,奥里卡打破了沉默:“哎呀,你真可怜啊,♤9,如果不是我注意到了你,帮你疗伤,你可就要挂了哦~”
        “……”(^し^)
        “……What?!”(๑⁼̴̀д⁼̴́๑)ッ‼才意识到部下被自己“抛弃”的阿尔小盆友成功地炸了毛。立刻跑到了♤9身边,却被苏醒过来的柚子妹妹白了一眼,那深深的嫌弃之情相信米娜桑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吧……
        今天的国王小盆友也是如此的缺(伪)心(K)眼(Y)呢~(阿尔:我这是以大局为重! 乐正佑:别解释,你这就是重色轻友! 奥里卡:不,是一见钟情~伊万:听万尼亚说话!ko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