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果子

典型的双重人格,平时是个温柔正常的女孩,黑化后是鬼畜病娇₍₍ (ง ˙ω˙)ว ⁾⁾厉害了

【冷战组】男的就不可以是天仙攻了吗?

国设,纯属恶搞,严重怀疑自己弯成了蚊香,ᕦ(ò_óˇ)ᕤ“搞事情!
       “啊,现在的姑娘们都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比男人还男人吗?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了?”王·老仙人·耀表示实在不能理解自家姑娘们的审美潮流,难道最受欢迎的不应该是那种软软的,一掐就能掐出水的妹子吗?而且更重要的是,耀家现在的男女比例失调了,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单身狗(男的!)问世,你们这些妹子真的不替自家亲爱的祖国先生着想吗?QAQ
        然而,事实是,现在的妹子们被天仙攻们掰弯了。想想前些天两个妹子在自己面前光(就)明(是)正(要)大(虐)肆(死)无(单)忌(身)惮(狗)地kiss,老王感到自己好像已经老到无法理解年轻人的地步了……到底要不要考虑一下同性恋合法呢?
        看到如此颓废的老王,其他国家们瞬间有点方了。亚瑟轻拍王耀,说道:“没事的,这叫潮流嘛,也就是几年的事啊,等这阵子流行趋势过了以后,姑娘们说不定就变回来了呢。”显然,从王先生那呆滞的脸上可以看出,亚瑟君的安慰很不成功呢。
        “小亚瑟在说什么呢~你的安慰方式不太对哦~”弗朗西斯那欠扁(其实很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成功收获了亚瑟的一枚白眼,他直接略过了亚瑟,对王耀说道:“哎呀,王先生不要太心急了啦,姑娘们这样追求美,你应该感到欣慰的不是吗?就算是[自主规则]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大不了让你家的汉子们互相报(自)团(主)取(规)暖(则)也是可以的哟,毕竟(嗯哼)和(嗯哼)是人类的天性嘛~”“……你这是安慰吗?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王耀如是想道,“被和谐了那么多,真不愧是行走的R18!”
        坐在会议室另一端的某两只腐货听见这边的谈话后,果断决定去王耀家收集素材出百合本,其实大多数天朝妹子的颜值都是很高哒!
        某超级大国在感受到来自“腐腐腐”团的注视后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推了推眼镜,对一旁缠成一团的三人(其实只有法叔和眉毛子在缠)说道:“你们消停点吧,还有……那个王先生,你也别太难过了。姑娘们嫁给男的女的都一样啊……”闻言,王耀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说的倒是轻松,有本事你也尝尝单身五千年的滋味啊!朕心疼的是自家的单身汉啊,几千万找不到老婆的单身汉啊!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弯得跟香蕉一样吗?!”内心戏丰富的王耀感觉自己快要疯了,突然,他露出了一个魔丽的笑容,着实把与会国们下了一大跳。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感觉到了南/塔/基/特/岛不受控制地抖了抖(其实是你抖了抖),但ky不都是练出来的嘛~于是乎,阿尔弗雷德·从来都不知道作死二字怎么写·琼斯继续带着灿烂的笑容拍了拍面前的老仙人,说:“其实,本hero觉得男的也可以是天仙攻……”“……噗!”王老先生瞬间压制住了那口逆流而上的老血,我是不是该给那小子放点血啊?!
        一直在角落里微笑着的俄/罗/斯先生此时也不免为某19岁的智商和情商感到担忧了。但是万尼亚的内心毫无波动呢,所以万尼亚一动也不动哦~
        然而,不是你想不动就能不动的。就像是一个智商在线的人和一群智商下线的人待在一起久了,智商也会被拖下水。所以在被阿尔亲吻的那一瞬间,伊万先生居然还有一丝丝的满足感。
         What?!Σ(OдO‖) Σ(☆д◎川)ノ!
         算了,还是先把目光切回五分钟前吧……
         就在亚瑟和弗朗拦住了王·想要拆墙·耀的时候,阿尔突然发话了:“你们都不相信hero刚才说的话是吧,那好的,hero这就证明给你们看!”说罢,阿尔摘掉了自己的眼镜,轻撩刘海,金色短发上印着从会议室窗户外投入的斑驳阳光,散发着丝丝年轻的活力。被发丝半遮挡住的眉毛微蹙。蔚蓝色的双眸在金色的映衬下显得幽远而又深邃。纤长卷翘的睫毛如蝶翼般扑闪,像是在隐藏眸中羞怯的精灵一般。朝气蓬勃的脸上多了一分平时不常见的成熟的魅力,年轻人的性别在这一瞬间竟显得有些模糊,那魅惑的气质像是在诱人靠近,却又有一分禁欲感。(阿尔当然无论怎样本hero都是攻了~)
        只见这挑事的人儿绕过了大半圈会议桌,径直走向了银发紫眸的青年。被挡住视线的伊万很不满地抬头看向某一智障。可就当他抬头的一瞬间,他被眼前的人惊呆了——这家伙还是我认识的阿尔弗吗?阿尔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时机,他邪魅地钩唇一笑,用手轻轻地挑起青年的下巴,殊不知青年已被这一笑钩去了魂。接着,阿尔缓缓地带着试探性地靠近伊万,看他没有太激烈的反抗动作,便顺理成章地吻了上去。
        “噫~”〃∀〃众人表示可以凑钱为阿尔先生买一块碑了……
       果然,在这甜蜜中缓过神来的伊万秒秒钟病娇,管你是不是天仙攻,只要是来索吻的,一律水管伺候哟~(^し^)korukorukorukoru……
        于是乎五分钟后,大家就看见了这样一幅画面:一只头上插着水管且脑壳还在喷血的大型金毛犬伏在一位黑长直的东方人身上,一脸傻13地说道:“我就说嘛,男的也可以是天仙攻嘛,大不了你家里也允许同性恋嘛,NAHAHAHAHAHAHA……”
        “……你这只八嘎还是先把血止住再说吧阿鲁!”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耀如是觉得:“年轻真好,阿鲁!”
        “今天的阿尔君也是那么的欠扁呢~不过万尼亚的脸为什么这么烫呀?”(^し^)↣(QしQ)
        啊,又是和谐美好的一天啊~
        于是乎,祝我们亲爱的法苏生日快乐!(法叔:你才想起来吗?(ㅍ_ㅍ)话说这和前文有什么关系啊!!!┴┴︵╰(‵□′)╯︵┴┴)
       联四:都是作者的错。 ┬─┬ ノ( ' - 'ノ)……
       果子:这锅我不背。╮( •́ω•̀ )╭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