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果子

典型的双重人格,平时是个温柔正常的女孩,黑化后是鬼畜病娇₍₍ (ง ˙ω˙)ว ⁾⁾厉害了

【耀诞】秋季四月天

“那家有趣的店,应该在这附近了吧……”纤弱的少女自言自语着,穿梭在一片红海之中。国庆节啊……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呢~
千篇一律的红色,原本代表着国人自豪之情的颜色被商业化的气息所腐蚀后,那排山倒海的气势着实减弱了不少。一袭绿衣的少女倒是在这衬托下显得更为出挑与优雅。
“嗯,找到了呢!”少女清丽的嗓音中多了一分激动——她找到了这家以前从未来过的有趣的店,名叫“四月的微笑”,这里和三/福一样,是一家百货店,规模却比那儿要小多了,就像拐角小屋一样。不过,这儿的新奇事物可不少,而且人流量不大,最适合闲逛歇脚了。
迈着小碎步进入店里,少女竟有一分惊讶:这里和外面喧闹的街道完全是两个世界啊——这里只有店长和自己。少女呆呆地站着,突然有点不习惯了,不知是不是这里太安静了,少女竟觉得身旁的气温突然降低了几度。
这时候,一直低着头的店长突然抬起头来,看向少女。就是这一瞬间,他呆住了——这个女孩竟然和她如此之像!他倏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向少女,想要看清她的脸。少女显然是被这个长发男子吓到了,猛的向后退了几部。安静了几秒,两人同时低头说道:“对不起!”小姑娘又愣住了,抬头看着眼前身形修长的男子,他有一头瀑布般的长发,被红色的发绳挽起,打理得十分精神,毫无邋遢之感;平直浓密的眉毛在细碎的流海下若隐若现;一双凤眼(好像是桃花眼的说)微微眯起,琥珀色的眼眸似在打量着自己,嗯,温和大于犀利呢,不过,为什么会有和他年轻外表不符的情感呢?额头略宽,但并不影响整体的美感,相反,更显大气(因为老王脸小)柔和的米色灯光在他浅黄色的肌肤上晕染开来,淡淡的纹路并不影响细腻的质感;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着尖削的下巴,薄唇弯起——真是画一样的美人呢,简单的工作装也能穿出儒雅的感觉,真难得。
脸毫无征兆地红了,姑娘低下头,喃喃到:“怎么又走神了,真是对不起……”一阵轻笑传来,男子开口道:“别这样,该抱歉的人是我,因为我吓到顾客了呢。”
姑娘闻言抬头,莞尔一笑。不知,这一笑倾城,说得是谁呢?凤目失神了一秒,却被这机灵鬼捕捉到了,少女笑得狡黠。
“没关系的,店长先生。听说这是个有趣的店,我想您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看着像小狐狸一样的女孩,男子无奈地笑笑,一丝宠溺竟划过心头:果然呢,和她一样的机灵,和她一样的招人喜欢。
“确实有故事呢,因为这家店是我朋友的,我只是帮他照看半天呢~”男子用同样狡黠的语气回答道,脸上却还是标准性的温柔笑容。
真狡猾,什么都没有说嘛。不过对于我这个陌生人,这样已经是很友善了。这种感觉很温暖,也很熟悉,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前身吗?我不相信呢。
不过,你不相信,不代表它就不会发生——就像我不相信竟然会在这里再次遇见你一样。是你吗?那个沐浴在四月天的阳光下,才华横溢的美丽少女,你回来了吗?这些年,你还好吗?
不,你是你,她是她,你们是生活在两个不同平面的平行线罢了。人死则不能复生千百年来,何尝不是如此呢?
但是,你和她又是那么的相似——一样的机灵,一样的美丽。你们的身影正在完美的重合,那个天才建筑学家,那个受过情伤的弱女子,仿佛重现了。
此情此景,你知道我有多想说:“徽因,你还好吗?”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你不是她。
……
果然呢,今天还是一样的冷清,她走了之后就没有人来了呢,真不知道那个“真·店长”是怎么熬过来的。默默地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却突然发现门口的台子上放了什么东西,他走近一看,发现那是一块做工精致的小蛋糕,另附纸条:亲爱的祖国先生,生日快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四月小姐( ⁎ᵕᴗᵕ⁎ )
慢慢地尝了一口,甜而不腻,像和煦的四月风,像倾城的笑容。
谢谢你——人间天使,四月精灵。
泪水滑落,浸湿了原本就有水渍的纸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