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果子

典型的双重人格,平时是个温柔正常的女孩,黑化后是鬼畜病娇₍₍ (ง ˙ω˙)ว ⁾⁾厉害了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六节·欢迎光临黑桃国!
         夜风轻轻地吹着,生怕打断了人们的睡眠,却刺激着不眠之人的神经。
        ♧8闻言默不作声地看向黑发少女,飘逸的长发映上了皎白的月光,若有若无的气息隐匿于风中,让人不自觉地怀疑她存在的真实性。也许是奥里卡的视线过于直白了,柚子慢慢地转身,直勾勾地盯着奥里卡。他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却发现她的眼神根本就没有聚焦,盛满月光的双眸澄澈透亮,但细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块冰——一块看似通透,实则遮挡了内心深处的冰。而那极富于穿透力的眼神,着实让奥里卡心颤——这不是一个少女该有的眼神。
        “所以,你还在期待着些什么呢?还不动手吗?”听不到回答的♤9只是把自己的问题再重复了一遍,顺便解释了一下,“难道你想让你家亲爱的国王陛下明天踩着尸体出门吗?”
        奥里卡轻笑出声来掩饰自己复杂的情绪,说道:“当然不是啦,我只是想休息一下而已,现在就去处理这些东西。你受伤了,还要守夜,就先休息一下吧,不劳你动手了。”语毕,奥里卡迅速动身,用冰魔法将几具尸体冻起来,在将冰块粉碎,尸体立刻无影无踪。在一旁观看的柚子则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别扭的人,短暂的纠结后,她开口道:“这么简单粗暴?你难道不用在他们身上找找线索,看他们是谁派来的刺客吗?”
        奥里卡只是摇摇头,说道:“根本不用看的,身为刺客,他们的身上不可能带有任何泄密的物品。而且敢在国境线上活动,又对两国国王的行程如此清楚的,一定是黑桃国或是梅花国的人。刚刚那伙人使用了毒香,不是他们自己精通制香,就是背后指使者的手段。而四国之中精通制香工艺并且能够如此运用香的,这手段好像是来自♤J王耀先生的故乡吧。所以这帮人十有八九是黑桃国派的。”
        “……”听着对方如此笃定的分析,佑只是笑了笑,并不搭理。看着她陷入了沉思中(后来才知道她是在回忆),奥里卡也自觉地闭上嘴。半晌,柚子递给了奥里卡一支提神香,奥里卡接过后道谢,心里想道:“真是个奇怪的姑娘啊,不过,还是很可爱的呢~”(想想就好,真说出来的话你就完了!)
        接下来就是愉快的守夜了哟~⭐
        屋内,两位国王草草收拾一番之后,便准备就寝了。但是,他们正面临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里只有一张床,尽管不算小,但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床上,总是会感到怪怪的呢(都是男人,怕什么?阿尔&伊万:就是因为是男人才怕的好吗?我俩初次见面,还不一定谁上谁下呢!),气氛一度很微妙啊~
        最后,还是阿尔出声打破了这份尴尬:“那个,你是客人,我们不能委屈了你啊,你睡床吧,我睡地上,正好我在包里准备了一块毯子,能铺地上睡。”
        伊万闻言,立即拒绝了阿尔,说道:“不可以!我比你年长,说什么都该让着你,还是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
        ……
        就这样推让了几个回合,伊万终于不耐烦了,他一把揪住阿尔的手,故作严肃地说道:“都别说了!我们……一起睡!”
        “……”阿尔直接被伊万的气势吓蒙了,后面的话语更是让他陷入了“对数懵逼”的状态(人都这样邀请了阿尔你还不快上!)。伊万也意识到了气氛有点不太对劲,连忙松开了自己的手,脸上一片桃花色,细声道歉。阿尔顿了一下,居然感觉到这家伙有几分可爱。于是便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于是乎,这两个大男人就这样躺在了一张床上,谁都不看谁,并且各自在心里安慰自己道:“没事,都是男人,怕什么!”(床:我的内心是拒绝的!(๑ १д१)
        伊万闻言,并没有计较阿尔的“吃豆腐”行为,相反,他心里甚至有丝丝缕缕的感动在蔓延。他从小就和哥哥们一样,一直被当做王位继承人去培养。即便是温柔的母亲也很少去关心他们。年幼的伊万只能自己孤独的长大,默默地背负着一切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重担。当上国王后,更是少有人真正地关心自己了。他们虚伪的笑脸,看着就让人恶心。而现在,关心着自己,拥抱着自己的却是一位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伊万很清晰的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这是真是的,可靠的,能给人安全感的温度。伊万只感觉到鼻子一酸,有什么常年不曾有过的感情此时正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心里有什么东西好像被融化了一样。
        “怎么了,不舒服吗?那我收回手喽。”那人居然还在想着自己的感受,不知是贪恋那人臂弯的温度,还是他所给予的奢侈的关怀,伊万竟然伸手紧紧地抓住阿尔的手臂,说道:“没有的事……对不起阿尔君,让你不习惯了……”
        阿尔闻言,突然有点心疼这位青年了,尽管他比自己大,但是从他身上可以看出,他的童年十分缺爱。阿尔不禁更加用力地环住了伊万,温柔的说道:“没事,你还是赶快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还要带你去黑桃国里逛逛呢。”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欢迎光临黑桃国,亲爱的万尼亚。晚安,好梦。”
        “谢谢你,晚安,阿尔君。”
        夜晚和谐而又美好,月亮总是会无私地抚慰每一个孤独的灵魂。
        So,good night,our dear kings!

夏之子(7.4阿尔生贺)

        北半球的七月,来得炽烈而又浪漫。夏风携着艳阳的斑斓色彩轻盈地行走在街道上,仿佛活泼可爱的金发少女,令人赏心悦目。
        今天的美/国正好应此情景。首都华/盛/顿在一片热闹中迎来了7.4这一重要的日子。人们愉快地行走在大街小巷,为他们亲爱的祖国先生庆祝生日。年轻的国度在夏日的骄阳里愈发的朝气蓬勃。
         哦,年轻真好~‘[6]w[6]⭐
        即便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还是能够一眼认出那一抹亮色。阳光般闪耀的金发,与之匹配的是一双青空般透亮辽远的眼瞳,灿烂的笑容和爽朗的笑声简直就是他的标配。这样的人,谁不想接近呢?(^し^)~⭐
        但问题又来了,怎样接近这样一位骄傲的人呢?特别是——像冰雪一样的家伙,怎么能接近太阳呢?在一瞬间渗透骨髓而又不真切的温暖之后,迎来的就会是生命的消逝和无尽的悲伤吧……
        “真是的呢,这家伙现在还是老样子……不过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也就放心了~”轻不可闻地说着,貌似自言自语,又似埋怨。然而那温柔的语气和那双深情的紫眸还是将他出卖了。俄/罗/斯先生静静地站在角落,目光却一直随着那一抹亮眼的金色流转。半晌,他轻轻地笑着,将微微泛红的脸颊藏在围巾后面,默默地转身,离去。“我才不觉得这家伙很帅呢,哼!”╯^╰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伊万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某一公园中。这是一个大而宁静的公园,绿化做得相当好,全然没有刚才的喧闹。这不,连蟋蟀的声音都显得有些聒噪了。身后的脚步声也听得一清二楚呢~
         等等,脚步声?哪里来的脚步声?!∑(❍ฺд❍ฺlll)
         可(迟)怜(钝)的露西亚先森这时才发现自己被跟踪了。而且对方貌似很厉害的样子,自己都快要迷路了,对方却还不依不饶地跟在身后。( Q L Q )这是要累死熊宝宝的节奏吗?
        终于,对方显然是不耐烦了,快步向前,一把揪住了这只小毛熊。这有力的动作着实把伊万吓了一大跳,以至于他知道跳了一下。
        “……喂,我有这么可怕吗?” ([•́]ω[•̀] ٥)
        “谁让美/国君的动作那么突然,吓得我都漂移了!”( ๑ŏ ﹏ ŏ๑ )
         “……好啦,先不说这个。为什么你要跑走啊,hero又不会吃了你。”╮( •́ω•̀ )╭
        “你都看见了?”Σ(゚∀゚ノ)ノ
        “当然,hero又不近视,而且你简直太好认了吧!你好不容易来了一趟,什么话不说就走了,不觉得很可惜吗?”
        “怎么可能!我就是来看看的,就是……就是……”
        “就是来给hero庆生的,对吧!” (*^▽^*)
        “才不是呢!”o(´^`)o
        “怎么不是啦,我都看见你手里的盒子了!是给hero的礼物吗?”阿尔说完,便伸手去拿那个粉色的小盒子。
         “没有,才不是给你……的呢……”眼看着盒子被怪力骚年抢走,伊万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放弃解释,直接把红得发烫的脸埋在围巾里。///////
        “还说不是,那这署名‘亲爱的阿尔弗’又是怎么回事呢?我可不记得你还认识其他名叫‘阿尔弗’的人~”
        “……”///////
        “……有这么害羞吗?不过你偶尔这样也挺可爱的~”语气中充满了温柔和宠溺,在青草香气的熏染下倒是曾添了三分暧昧。
        “正好,今天hero的心情极佳,这样的话……”
        阿尔狡黠地笑着,将伊万的围巾摘下,盯着他那水汪汪的紫眸,缓缓地靠近伊万的脸颊,伊万仿佛是被那双饱含深情的“海”蛊惑了,竟没有反抗,十分乖巧地站着……
         “啾!”蜻蜓点水,一触即分。
         “这样的话,hero就来好好地感谢你一下好啦~”阿尔十分愉快地说道,语气都快嘚瑟成一首歌了。
          “//////这算哪门子的奖励!”尽管嘴上是这么说,但亮晶晶的紫色眼眸又一次成功地出卖了他。(我是紫眼睛,请叫我神助攻!)
         “这都不算的话……”阿尔突然一把抱起了小白熊,贴近他的耳朵,语调柔缓邪魅,如同爵士乐一般,说着令人脸红心跳的事,“那要不要来点更记录的,嗯?”
        “嘤~才不要呢!”伊万这下是真的害羞了(恭喜阿尔获得荣誉“成功的把‘俄/罗/斯老/流/氓’撩到了脸红”)(←buni),他钻到了阿尔怀里,努力地掩饰着自己如番茄一般红通通的脸。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比起那个(哪个啊?),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哦!”阿尔放下了伊万,轻轻地帮这只小白熊顺毛,“好可爱,好喜欢你哦!”(⋈◍>◡<◍)。✧♡
        “诶,什么?”好奇心get
        “今天你能来,证明你难得的放了假,正好hero今天也放假,咱们一起去约会吧!”阿尔开心地建议道,连头上的呆毛都一翘一翘的。
        “嗯……真的好吗?”(๑╹∀╹๑)
        “当然,现在就走吧,今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٩(๑•̀ ₃ •́ )۶
         “太好了!那我们走吧!”(♡´з(´ω`*)💝
         “OK,let's go!”
         二人愉快地牵着手出发了,漫步于林间小道上。树荫筛下斑驳的阳光,微风模糊了背影,美好了时光。愿你安好,亲爱的美/国先生,唯一的超级大国——阿尔弗雷德·F·琼斯。
——————————————————————————————
        “美好你个北极熊!万尼亚你小子快给我回来!!!”来自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怒吼,工作什么的好酸爽啊!(伊利亚和斯捷潘表示,秀恩爱怀得快)
        “阿嚏!”这是来自华盛顿的某队情侣的喷嚏声……
        今天的世界简直不要太美好~(/^▽^)/ ヾ(^∇^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