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果子

典型的双重人格,平时是个温柔正常的女孩,黑化后是鬼畜病娇₍₍ (ง ˙ω˙)ว ⁾⁾厉害了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s?

第七节·(有吨位优势的)♧K在发射后一定会安全着陆的!
        月亮随着夜幕落下,新一天的太阳跃进不眠之人的视线。鸟鸣声在清新的气息中显得愈发悦耳动听。清晨的森林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是神赐予世间的礼物。
        然而,和谐美好的氛围总是维持不过三秒:森林驿站里传来了让人耳膜炸裂的惨叫声。
        所以,谁能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我们一起回到十分钟前。
        在清晨来临时,尽职尽责的随从者们正准备叫醒两位小国王的时候,国王们半天不说话,又在门外喊了几声,可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出于担心,这两只就一脸冷漠地进屋了……
        等等,是不是我们的打开方式不对?关上,再来一次——好像是一夜没睡出现幻觉了?揉揉眼睛……好吧,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呢。这两个家伙昨天见面时不是还在斗嘴的吗,怎么现在睡得这么和谐:这两只是面对面睡的,而且阿尔的手还搭在伊万的肩上,人倒是被伊万小盆友全挡住了。伊万背对着门口的♤9和♧8,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从他那柔顺的动作(什么鬼)来看,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十分幸福吧……
        但国王终究是国王,警觉的阿尔在感觉到陌生的气息后瞬间清醒,伊万也醒了过来。就这样尴尬了几秒钟,伊万的脸瞬间红炸,朝阿尔一阵踢打。可怜的♤K就这样被自己未来的媳妇儿踹下了床。接着,在阿尔还在系统重启的时候,伊万发出了土拨鼠般的尖叫声(划掉)。柚子露出了魔丽的笑容,识趣地拖出了石化的奥里卡,顺便带上了门,说道:“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不是吗?”
        好吧,就算你这样说,也改变不了你是一个(隐)腐女的事实。
        于是乎,在某种奇怪的心理暗示下,这两只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了众多神助攻中的两枚。为了国王们的幸(手动滑稽)福生活,无论做什么都可以的~这是某腐女和某腐男的心里话。
        不过清晨出点儿小插曲也不是不能原谅的,收拾收拾,用一副好心情面对新的一天照样可以过得愉快。动作麻利的两位骑士牵出了马匹,国王们轻巧地骑上去,一起离开了驿站。
        由于单纯的依靠马来驮行有点慢了,再加上昨晚的危险情况,阿尔使用了空间魔法,带大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黑桃国首都。(国王自动突破安检系列)这里是黑桃国最为繁华的地方之一,街道上人来人往,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店铺,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应接不暇。正值晌午,首都比梅花国以及国境线上要热多了,要是在这大太阳下放一盆玉米的话,估计得烤成爆米花了。国王一行人也放慢向黑桃皇宫赶路的速度。即便是普通的行者打扮,这四个家伙仍是吸引了许多目光——大多是年轻姑娘的。来自北国的二人白皙而又高大,鼻梁高挺,眼窝深邃,再加上不凡的气质,自是别有一番魅力。我们的阿尔小国王也是一枚妥妥的优质帅哥,阳光大气,富有活力。优良的教育又使得他的举止十分的绅士与优雅。相比之下,柚子在这几个人中就略显娇小了,尽管不像大陆西岸和北岸的人们那样拥有立体深邃的五官,但这姑娘精致的眉眼丝毫不逊于那些妖艳的大明星,着实让人想要多看两眼。黑发黑眸,这是典型的大陆东方人的长相,清纯温婉,富有灵气,而眉宇间又英气十足——这是许多女孩所不具备的。其实,你们完全可以不走这条最繁华的路的——你们都快引起交通瘫痪了好吗!
        好的好的,知道啦!突破人群的围攻到达皇宫已临近中午,♤Q、♤J和♤A正在门口迎接着来宾。两旁是着装整齐的侍卫,手持军刀,站姿端正,看着就让人振奋。“不愧是黑桃国的精兵啊,个个都战斗力满满的样子哎~”伊万在心里赞叹道,接着又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回去以后也要加紧♧士兵们的训练啊,万一打起仗来了,可不能占下风呢~”“阿嚏!怎么回事啊?”可怜的梅花国士兵们不禁感到脊背发凉。
       “欢迎♧K光临♤国,这是您上任以来第一次来到鄙国,大臣们特地安排了洗尘会来迎接您,还望您此次造访愉快。”亚瑟恭敬地说着场面话,王耀和马修则是微笑地注视着来宾。看着自家皇后大人如此靠谱,阿尔真的很难把眼前的绅士和“原不良”表哥联系在一起。果然啊,人都是会变化的,不是吗?自从亚瑟的母亲,也就是前任♤Q病逝了以后,亚瑟就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爱惹事的不良少年了。他变得稳重了起来,学会了照顾妹妹罗莎,对待自己和马修也更为温柔了,更是撑起了父亲老柯克兰先生无法做到的职位——♤Q。
        呵呵,自己又何尝没有改变呢?在父亲被叛党诬陷的时候,阿尔和马修联手族亲们一起竭力为父亲洗白,一面想方设法地搬倒逆臣。自己就在这混乱之时被推上了♤K这个职位,彻底地跟少年时代告别了。一个毛头小子一夜之间就长成了男子汉,保护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艾米丽。马修也是在这时正式辅佐自己的。一个向来才华横溢且比弟弟懂事稳重的少年甘于大人们的安排去扶持着自己的弟弟,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该要作出多大的牺牲啊,他的内心又是多么的痛苦啊!
        再想想看,除了自己和两位哥哥以外,伊万、奥里卡、王耀、乐正佑,以及许许多多和这些类似的人们,他们又何尝想在如此年轻的岁月里放弃自己的理想,被推上自己不爱的职业上去呢?即使是出于责任心与职业素养去努力做好,名利双收,让人们羡慕嫉妒,但心中的空虚与遗憾岂是这些身外之物可以弥补的呢?
        啊,这也许就是王耀他们东方人常说的“身不由己”了吧。命运是残酷强硬的,从为有人真正地违抗过他的摆布;但同时,他又是仁慈宽厚的,在给予人们重担的同时,也赋予人们相应的能力去挑起他们各自肩头的重担。
        “这样的话,我十分乐意守护自己的国家和子民们,守护属于大家的和平与幸福。哪怕是家人、朋友,甚至……是未来的至亲爱人,都无法破坏这一神圣的事业
        ——因为呀,对这个美丽的国度,对这个斑斓的世界,对自己出彩的命运充满了感激与爱。深沉与否,日月可鉴。”
        年轻的小国王在心里默默地许下了誓言。如你所愿,你会成为一位非常优秀的国王,万古流芳;但也如你所想,如何事情都不是完美的。就在不远的将来,国家与恋人,你又将如何抉择呢?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六节·欢迎光临黑桃国!
         夜风轻轻地吹着,生怕打断了人们的睡眠,却刺激着不眠之人的神经。
        ♧8闻言默不作声地看向黑发少女,飘逸的长发映上了皎白的月光,若有若无的气息隐匿于风中,让人不自觉地怀疑她存在的真实性。也许是奥里卡的视线过于直白了,柚子慢慢地转身,直勾勾地盯着奥里卡。他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却发现她的眼神根本就没有聚焦,盛满月光的双眸澄澈透亮,但细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块冰——一块看似通透,实则遮挡了内心深处的冰。而那极富于穿透力的眼神,着实让奥里卡心颤——这不是一个少女该有的眼神。
        “所以,你还在期待着些什么呢?还不动手吗?”听不到回答的♤9只是把自己的问题再重复了一遍,顺便解释了一下,“难道你想让你家亲爱的国王陛下明天踩着尸体出门吗?”
        奥里卡轻笑出声来掩饰自己复杂的情绪,说道:“当然不是啦,我只是想休息一下而已,现在就去处理这些东西。你受伤了,还要守夜,就先休息一下吧,不劳你动手了。”语毕,奥里卡迅速动身,用冰魔法将几具尸体冻起来,在将冰块粉碎,尸体立刻无影无踪。在一旁观看的柚子则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别扭的人,短暂的纠结后,她开口道:“这么简单粗暴?你难道不用在他们身上找找线索,看他们是谁派来的刺客吗?”
        奥里卡只是摇摇头,说道:“根本不用看的,身为刺客,他们的身上不可能带有任何泄密的物品。而且敢在国境线上活动,又对两国国王的行程如此清楚的,一定是黑桃国或是梅花国的人。刚刚那伙人使用了毒香,不是他们自己精通制香,就是背后指使者的手段。而四国之中精通制香工艺并且能够如此运用香的,这手段好像是来自♤J王耀先生的故乡吧。所以这帮人十有八九是黑桃国派的。”
        “……”听着对方如此笃定的分析,佑只是笑了笑,并不搭理。看着她陷入了沉思中(后来才知道她是在回忆),奥里卡也自觉地闭上嘴。半晌,柚子递给了奥里卡一支提神香,奥里卡接过后道谢,心里想道:“真是个奇怪的姑娘啊,不过,还是很可爱的呢~”(想想就好,真说出来的话你就完了!)
        接下来就是愉快的守夜了哟~⭐
        屋内,两位国王草草收拾一番之后,便准备就寝了。但是,他们正面临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里只有一张床,尽管不算小,但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床上,总是会感到怪怪的呢(都是男人,怕什么?阿尔&伊万:就是因为是男人才怕的好吗?我俩初次见面,还不一定谁上谁下呢!),气氛一度很微妙啊~
        最后,还是阿尔出声打破了这份尴尬:“那个,你是客人,我们不能委屈了你啊,你睡床吧,我睡地上,正好我在包里准备了一块毯子,能铺地上睡。”
        伊万闻言,立即拒绝了阿尔,说道:“不可以!我比你年长,说什么都该让着你,还是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
        ……
        就这样推让了几个回合,伊万终于不耐烦了,他一把揪住阿尔的手,故作严肃地说道:“都别说了!我们……一起睡!”
        “……”阿尔直接被伊万的气势吓蒙了,后面的话语更是让他陷入了“对数懵逼”的状态(人都这样邀请了阿尔你还不快上!)。伊万也意识到了气氛有点不太对劲,连忙松开了自己的手,脸上一片桃花色,细声道歉。阿尔顿了一下,居然感觉到这家伙有几分可爱。于是便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于是乎,这两个大男人就这样躺在了一张床上,谁都不看谁,并且各自在心里安慰自己道:“没事,都是男人,怕什么!”(床:我的内心是拒绝的!(๑ १д१)
        伊万闻言,并没有计较阿尔的“吃豆腐”行为,相反,他心里甚至有丝丝缕缕的感动在蔓延。他从小就和哥哥们一样,一直被当做王位继承人去培养。即便是温柔的母亲也很少去关心他们。年幼的伊万只能自己孤独的长大,默默地背负着一切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重担。当上国王后,更是少有人真正地关心自己了。他们虚伪的笑脸,看着就让人恶心。而现在,关心着自己,拥抱着自己的却是一位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伊万很清晰的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这是真是的,可靠的,能给人安全感的温度。伊万只感觉到鼻子一酸,有什么常年不曾有过的感情此时正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心里有什么东西好像被融化了一样。
        “怎么了,不舒服吗?那我收回手喽。”那人居然还在想着自己的感受,不知是贪恋那人臂弯的温度,还是他所给予的奢侈的关怀,伊万竟然伸手紧紧地抓住阿尔的手臂,说道:“没有的事……对不起阿尔君,让你不习惯了……”
        阿尔闻言,突然有点心疼这位青年了,尽管他比自己大,但是从他身上可以看出,他的童年十分缺爱。阿尔不禁更加用力地环住了伊万,温柔的说道:“没事,你还是赶快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还要带你去黑桃国里逛逛呢。”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欢迎光临黑桃国,亲爱的万尼亚。晚安,好梦。”
        “谢谢你,晚安,阿尔君。”
        夜晚和谐而又美好,月亮总是会无私地抚慰每一个孤独的灵魂。
        So,good night,our dear kings!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五节·啊啊,我只是单纯地觉得你长得像个妹~
        这才刚刚见面,两只K就吵了起来,作为随从者的佑和奥里卡只是觉得十二指肠疼,嗯,只是这样子而已啦~╮( •́ω•̀ )╭
        “那个……我说……听我说话!你们吵够了吗?”奥里卡默默地扶着额头,怨气满满地说道。佑似乎能感觉到奥里卡内心深处的那个小人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的确,这样的国王还不如挖个坑埋掉算了,运气好的话还能种一些萝卜给兔子啃一下(阿尔&伊万:ε=ε=ε=(゚◇゚ノ)ノ)。
       “……”“……”两位国王闻言停止了争吵,一秒钟恢复出厂设置(划掉)恢复原本的正(喜)经(感)样,气氛突然变得清真了起来。看到自家国王突然如此严肃,佑都有点不习惯了,她轻咳一声,率先打破了尴尬:“……刚刚♤K无意中与您斗嘴,惹您生气了,实属抱歉……还请♧K多多担待……”话语未落,耳边就传来了某只大金毛不怕死的抗议:“柚子你也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就像我欺负了那个娘炮一样,我怎么可能欺负那么一个小美人呢?”
        话音刚落,奥里卡就感到了一股恶寒——您的队友·发飙的♧K正在上线。同样感受到恶寒的佑默默地挡在了自家小国王的身前,却扭过头去,一脸“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们的国王”的表情。这个“口嫌体正直”是敬爱的♤Q亲传的吧……(亚瑟:这锅我不背!言w言⭐)
        只见♧K笑得一脸星(风)光(情)灿(万)烂(种),说道:“♤K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吗~”(^し^)╬
         “当然有啦~抱歉,是我口误了,你不是小美人,你是绝世大美人啊~”(⋈◍>◡<◍)。✧♡
        “噗!”刚刚还在想着♤K能够知错就改,现在才知道他是真心认错,死不悔改——俗称皮厚。奥里卡突然笑得不能自理,但想起了自家可怕的国王还在身边,就立刻装作严肃了起来,但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嘴角的上扬。他悄悄地用余光瞥了一眼伊万,很惊讶地发现他身边并没有黑气环绕。大胆如他,他转过身去直视伊万,这一转身真是不得了——他们亲爱的小魔王万尼亚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脸红了,而且还红得很厉害。
        这让奥里卡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天,年少的自己跟随着前任♧8陪同布拉金斯基一家微服出巡,幼年的小万尼亚十分精致可爱,像洋娃娃一样的招人疼,虽然他和他的两个哥哥长得很像,但五官线条完全不像他们那样硬朗。于是乎,在自己陪着伊利亚和小伊万单独巡游时,小伊万便被一个猥琐大叔当成了小萝莉,各种搭讪接踵而至。伊万知道自己很好看,也习惯了被各种夸“漂亮”,但你要是真把他当成了小姑娘,后果很严重。所以这个大叔被瞬间爆发的小伊万狂扁一顿,辛亏老国王及时感到,不然这个大叔就得上天了,同时伊万的天赋值也在这时候被阴差阳错地发觉,。于是乎,直到现在,伊利亚,斯捷潘,奥里卡以及其他狐朋狗友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时,都会默默地藏起“女装卡”——他们可不想被自家“天赋值爆表”的小国王暴揍一顿。亲眼目睹了那血腥场面的奥里卡和伊利亚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由此,我们聪明的(好像不太对)♧8得出了一个结论:长得帅的人干什么都能被原谅。不信的话,就拿♤K和那个猥琐大叔对比一下啊,差距一下子不就出来了吗?[阿尔:(づ。◕ ౩ ◕。)づ我是靠脸吃饭的!]
        阿尔看了看眼前这座涂了腮红的石像,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自己的玩笑开得太过分了。他走上前去轻拍伊万以示友好,说道:“好啦,你就当我刚才是在开玩笑吧。不过你真的很漂亮哦,超有魅力的。现在天色已晚,像你这样漂亮的人在这种地方傻站着一定很不安全的,赶紧收拾一下到驿站里面休息吧。还有,今晚辛苦你们两个守夜了,♤9,♧8。”说完便主动帮助伊万拎起行李,进屋去收拾房间了。
        伊万本想阻止阿尔的,但阿尔动作太快了,于是他也紧跟着进了屋里,门外只剩下两个守夜人清冷的背影。森林里的夜风裹挟着树叶与夏蝉的合奏声,伴随着花木的清香慰劳着不眠的疲倦而又尽职的守夜者。
        良久,少女轻声说道:“你现在还不动手吗,亲爱的♧8?”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四节·一见钟情——个狮子头!!!
        在柚子的白眼下,阿尔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脸上是大写加粗的尴尬。居然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忘记了陪伴自己长大的部下,简直“不可理喻”。(柚子:先生您只管追,不管我。)不过柚子也不是爱记仇的人,更何况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她像平时一样恢复了与年龄不相符严肃的表情,对邻国来者打招呼:“初次见面,这位是♤K Alfred·F·Jones,我是♤9乐正佑。欢迎光临本国,♧K和♧8。刚才发生的一切很是抱歉,希望你们能够忘掉这不愉快的小插曲。”
        “阁下言重了,这位是♧K,我是♧8,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担待。”奥里卡微笑着,礼貌地回应道。
        不过伊万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微笑着,相反,他一反常态地严肃,直直地盯着少女的严肃脸,心中冒出了许多问号,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失态了。
        “陛下,您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了,难道在下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或是不得体吗?”注意到伊万的视线后,佑礼貌性地笑笑,问道。
        “并不,你做的很好。不过我有一点疑惑,不知当不当讲?”注意到自己失态后的伊万莞尔一笑,向柚子解释道。不过这样的笑脸无论是谁看到都会原谅的吧~(^し^)
       “陛下请讲。”黑桃9淡定地回道。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乐正小姐应该是有‘黑桃国异才’这个称号的吧,但为什么刚刚会被那几个小喽啰放倒呢?”
        对啊,刚刚只顾着战斗,怎么忽略了这个?阿尔望着柚子,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惊涛骇浪。她是真的晕过去了吗?如果不是,那她刚才为什么没有帮我?她莫非是……这么多年了,她还没有忘记吗……不会的,不会的……
        风贯穿的整个走道,引的风铃叮当作响,顺便掀掉了柚子的帽子。少女低下了头,长长的黑发印着淡淡的月光,被风吹起的黑色衣摆更衬得她单薄瘦弱,这时的她,才真正的像个少女——仿佛此时沉默,也算是一个好的回答,至少在奥里卡看来是这样的。
        然而她并没有沉默太久,只见她歪着头,轻声说道:“陛下是在怀疑我吗?我当时并没有随身携带药粉,而且被砍了一刀,失去反抗能力了。但是毋庸置疑,我可是一个很称职的导师呢~”笑容甜美真诚,配上那娇小的身型,真是让人不得不信呢,“再说了,我要是真的想对你们几位动手的话,不会把你们分成两组,而是会等你们都来齐了再动手。我可不会傻到对付我自己根本打不过的人啊。而且那群黑衣人对我一点都不留情哦~”
        “……”伊万点了点头,目光深沉。即便是真ky也能看得出来,伊万并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
        其实,柚子回答的根本就不是他怀疑的事。难道,她是真没有听到我的画外音吗?
        眼前的少女澄澈见底——毕竟是个孩子,听不懂的话,也很正常,不是吗?(你不是孩子吗,伊万?伊万:万尼亚比阿尔还要大五岁呢~柚子:我只是比阿尔小月份而已~)小女孩要这样才可爱嘛~
        阿尔笑了笑,摸着柚子的头,说道:“布拉金斯基先生就别欺负小女孩了啊,我自己的部下,自己很清楚哦~”
        “……万尼亚不欺负是女孩子的哟~,而且琼斯先生这样说是想让我怀疑你吗?”真是欠收拾呢~尽管长得挺帅~(^し^)╬
       “怀疑就算了,收拾更是免谈哦~”阿尔一脸贱贱的笑容如果是个妹子的话肯定被撩的找不着北了,然而伊万是什么人啊?
        ——当然是琼斯的未来媳妇儿啦(划掉)笔直的帅哥。
        So,what do you want to say,my dear kings?
        阿尔&伊万:See no love at all!!!&не люблю, когда!!!┴┴︵╰(‵□′)╯︵┴┴
       

What did you say,my dear king?

第二节·真·出师不利(上)
         在经过了大半天的旅途后,阿尔弗雷德与佑终于到了黑桃国和梅花国边境的驿站,♧K却还没有来。不过这两个国家的国土面积都很大,从首都到边境难免会费时。于是乎二人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似乎是一天的奔波过于劳累了,第一次出访的小国王竟感到异常疲惫。这不,他的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尽管现在才黄昏,但他却感到昏昏欲睡。黑桃9的状态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但她仍要打起精神来保护小国王。
        “……好晕……好想睡觉……等等,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国王,国王,醒醒啊,别睡了。”感到不对劲的佑迅速叫醒了国王,在阿尔清醒后,轻轻的对他说“陛下,您有没有闻到一种很奇妙的香气?”
        “……原本没有注意到,但经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话语未落,就看见十个黑影窜了出来。他们手里拿着刀,气势汹汹地逼近二人。领头的黑衣人率先开口道:“居然能察觉出这种迷香,真是不简单啊,不愧是血统优秀的国王和黑桃国的魔法天才,”他顿了顿,发出了乌鸦般沙哑的笑声,继续说道“不过还是迟了一步,这香可是会使你们无力行动的哟~还真是遗憾呢,如果不是上头有交代的话,这两个年轻的生命会有更好的前途吧……呵呵呵呵……”说完,便用刀子向二人刺去。
        “休想!”眼看刀子要刺向国王,也许是职业素质的趋使吧,♤9使出浑身的力气,死死地护住国王。刀子穿透了佑的左肩,鲜血随着皮肤的撕裂声溅落,相当的一部分溅在了国王的身上。黑桃9如同一只脱力的木偶,摔倒在地上,这场景看上去十分惨烈。
        “柚子!”小国王大声地呼喊着,额头上全是冷汗。尽管阿尔弗雷德的魔法修为很高,且在登基后的这段时间里有不少治国之功,但年轻的他并没有像柚子之类的大臣们一样有实战经验,上过战场,见过鲜血。尽管柚子也是个和国王一样年轻的姑娘,但她所见过的“大场面”比阿尔要多。所以相比阿尔的惊慌失措,佑只是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不知是在安慰阿尔,还是有别的什么含义。
        不过再怎么慌张,这种懦弱感也迅速的被耻辱感压了下去——那种当着自己的面欺负自己的子民的耻辱。阿尔回想起了柚子和王耀曾教过自己一种解毒香的办法——点穴。他使劲点了一下自己锁骨的穴位,不过效果当然不会这么快。眼看着敌人们要群涌而上了,而自己此时又无力同时对付这么多人,他只好借着刚恢复的力气抱住晕过去的柚子(阿尔:好轻啊~亚瑟:你以为都像你这样怪力与重力成正比吗?阿尔:……),努力地躲着敌人们的攻击,动作倒也是十分灵巧(阿尔: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然而没有帅多久,以一对十的阿尔就因为恢复过慢,体力不支而败下阵来,差点跪下喘气(阿尔:果然啊,柚子你也不是不重的嘛~乐正佑:……你脸疼不疼?)。就在敌人要砍向阿尔时,他手中的刀突然飞了出去,这让双方都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这帮子黑衣刺客身后又来了两个蒙面人,其中一个人缓缓开口,声音清冷而威严,带着丝丝缕缕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凭借人数优势和不光彩的手段欺负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女人,真是胜之不武呢~”
——————————————————————————————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٩(๑•̀ ₃ •́ )۶
前文链接: 
前言+预告: http://chengyu602.lofter.com/post/1e7ad02d_10607242
第一节:http://chengyu602.lofter.com/post/1e7ad02d_1060b3ef